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狐狸日常

日常挖脑洞 私设如山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冷静思考自己的脑子为什么经常得病 一点点也青?






小白狐狸三番两次看到张楚岚使用阳五雷,不高兴的蹲坐在长廊边缘,拒绝正面看见张楚岚。

张楚岚明晓得小师叔心情不好,但看着那时不时晃两下,毛绒绒极富手感的大尾巴,心里又有些骚动。

但处男怂啊,并不敢上前一顿揉搓。

躲在柱子后面,像个痴汉。

裤脚被挠了两下,张楚岚低头看见了王也家的小红狐狸,便把诸葛青抱起来,手顺着捋了捋小红狐狸,勉强缓解心中捋不到小白狐狸的苦闷。

张楚岚倒是有些手法,诸葛青舒服得眯起眼。

虽然本来就是眯着的。

在张楚岚这感受到了正常人撸动物的手法,于是诸葛青眯起眼,悄悄透露一些原因给他听。

“灵玉他嫉妒你,”诸葛青开始遥远的回忆,“小时候灵玉的根基受损,师傅担心灵玉练阳五雷会折损修为,便将功法进行修改成适合灵玉可以练的,但是只有阳五雷才是师傅首席大弟子的标志。”

“小师叔根基受损是怎么回事?”张楚岚一下就抓住了诸葛青随意带过的重点。

诸葛青耳朵抖了两下,突然笑得更加开心,后爪用力蹬出张楚岚怀里,像是向厨房跑去。

张楚岚正打算揪他回来问个明白,身后王也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张楚岚,我俩来切磋一下吧。”

张楚岚:??咋回事啊?

一时飞沙走石,阴云密布,更是不知哪里刮起了飓风,向着张楚岚劈头盖脸地一阵吹。

张楚岚心里郁闷,脑子也是被这风给吹懵了,现在他寄人篱下,敢与王也真动手吗?不敢。

回到房间的张楚岚,伤痕累累,数手上最多。

“我去,王也下手太狠吧,”张楚岚疼的龇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这伤没个十天半个月还真好不了。”

这次好不容易从徐三徐四手里讨出一个月的休假,美其名曰寻根问底探查自己身世之谜,不想这下双手相当于残废。

感慨自己艰辛的一月之旅,张楚岚操纵着不太灵活的双手翻找包袱,终于找出了伤药,手不稳,药瓶哐啷砸在地板上,质量不错,并没有碎。

窗外的一团阴影被屋内的声响惊到,一瞬颤抖的呼吸被张楚岚捕捉到了。

“窗外的道友有何贵干?”心里还暗骂一句王也这破道观居然也会有贼人关顾。

那团阴影跃下窗台,逐渐拉长身影化作人的模样,径直推开了门。

张楚岚酝酿半晌的掌心雷在看清人那一头标志性的白发后消散:“啊哈哈小师叔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张灵玉从进入房间到给张楚岚上完药头也不回走出房门,没发出一个声。

张楚岚在小师叔给他上药时就一直懵到张灵玉走出去顺带还给他关了房门的时候,嘟囔感叹道今天的所有事都令人摸不着头脑。







/王也:朋友妻不可欺

张楚岚:?_?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