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毒液真实属于犬系男友

暴乱就很猫系了x


……太真实了


假装发表观影感想x


狐狸日常

ooc严重 流水账 私设如山 小学生系列 慎入
也总面都没露
诸君,我喜欢闺蜜组
这个脑洞慢慢来吧……肝不动






诸葛青和张灵玉是同时被老天师捡到的。

老天师摇摇尾巴眯着眼回想了下这两崽子啥时候捡的。

先捡到了张灵玉。

那日后山雷影重重,爆裂之声不断响起,像是连炸了个十八地雷串,还依稀有火光跳跃。

“这后山快要被劈崩了,你还不去看看?”

张之维从打坐的蒲团上跃起化为人形,好个俊俏的老爷爷,毕竟一千多岁了呢。

捏了捏法诀直冲后山。

居然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跑我地盘渡劫?老天师心里气愤手上却是帮崽子挡下了最后一道雷劫以免崽子死掉,然后顺手拎起了一只崽子打量。

被雷劫劈的毛都焦了,不过看起来原本是白的。

另一只没这只惨但也半死不活的,老天师捋捋胡子,决定把这两崽子都带回去。

活不了就给师弟补补身子。

同族相残何必至此。

没想到养了两三天后倒是那被劈焦的小崽子先好的差不多,恢复了一身雪白的毛,瞅着老天师过来警惕地护着身后另一只崽子。

老天师气的变回了原型,一爪子把白崽子打趴下。

你糟蹋我地盘还这种态度?我后山的灵芝仙草卖了你都赔不起!

还好被田老拦住了没往死里打。

白团子听完老头子的咆哮后小心翼翼地道了歉,然后安安静静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凑在另一只狐狸旁边。

等到红崽子醒来已经是半月后的事了。

一入眼前的是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白。

我雪盲了还是被劈死了?

小红狐狸后爪挠挠耳朵清醒了一下,哦,是灵玉啊。

咦?我没死掉啊?

劫渡过了?

然后它看到了灵玉身后脸色发黑却带着和蔼微笑的俊俏老爷爷。

吓到毛炸起。

老天师人摸人样算了一卦,神棍般开口:“老夫帮你二人挡下雷劫,此中因缘已生,不如你二人拜入我门下,百年之后若无瓜葛自会散去,可愿意?”

把老子的灵草重新种好放你们走!

后来张灵玉拜入老天师门下,诸葛青没有。

后爪蹬蹬耳背,嘟囔:“我有家传了,不能拜师了。”把藏在脖子绒毛里的玉石勾出来示意。

“是诸葛家的啊……”老天师也嘟囔了句,更小声,“哪天去敲诈一下那只老狐狸。”

同为老狐狸,相煎何太急。

在一次张灵玉闭关的时候,老天师带着田老跑了,应该说是旅游去了。

诸葛青闲的发慌算了一卦,天啊灵玉咋要闭关那么久!想出去玩……在竹板上滚了两滚,一个咕噜爬起来决定自己下山玩。

反正没什么是自己算不出的啦!

是真的武侯旗门呢。

等到灵玉出关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他在屋门前捡到了不带他偷溜去玩的诸葛青的信。

我没事,不用太担心我!人间真的好好玩啊!桂花糕很好吃,小姐姐也很漂亮!不用找我啦!安安心心修炼吧!

阿青带银两了么?

隔了个月,诸葛青的第二封信到了。

人间过年啦!有很多活动下次带灵玉一块看呀!不过最近发现有捉捕妖类专门的团体……我会躲好的√

……

逃跑的时候逃进了座道观,那些人没有跟上来,唔,我先在道观呆一阵吧。

被道观的小道长发现了∑

写了一半的信被灵玉攥在手中嘎吱嘎吱作响,放开了元神直直窜出,真不让狐省心。

【归秋】失语症

去年的!搬了一下!后来小号抽到两人了!!归一先来两个月后秋水也来了爆炸开心




全程ooc属于我 垃圾文笔 如果撞梗十分抱歉 私设有 听说产粮玄学?





    归一已经好些天没与自己论道了,这倒没什么,可是自己与归一打招呼,归一平日里也会回应,可这些天却从未对自己开过口,莫非是哑了?

    秋水澄澈的眼眸微微眯起,而且最近找归一总是被他躲去,难道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呵,什么事这么隐秘,待我去调查一二。

   

    归一最近十分苦恼,甚至烦躁,有时候烦躁得比用天火奇石占卜后还烦躁。

    自己去找不久之前前来拜访的无剑询问了一下之前师兄开玩笑对自己动手动脚然而自己却并不厌烦,被无剑说发狗粮,狗粮是什么?没有从无剑这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倒是第二天无剑亲自上门给他咨询。

    “你说你师兄平日对你上下其手,你却并不讨厌对吧。”

    好像是这样的,归一默默点了点头。

    “那我先问你个问题,假设,我说假设你师兄和别人在一起了……”

    “不行!”

    还没说完的无剑就被打断了,半张着嘴:“归一你该不是喜欢你师兄吧?”只见归一沉默不语,似在思考。

    自己……喜欢师兄?的确自己看到围在师兄身边的众人时心底泛酸,师兄的一语一笑都能在脑内勾勒,与师兄相处的记忆每夜在脑海里愈来愈清晰,看着师兄澄澈的双眼就想落荒而逃……

    “正视自己的内心。”耳畔突然响起无剑的声音。归一似是想通了一般,正色道:“多谢!”

    “不必不必,”无剑随意地摆了摆手,“到时记得请我吃杯酒就好。”

    “全真禁酒。”

     

    秋水最近十分烦躁,虽然说秋水面对大家时还是面带微笑,只是笑容有些发黑。惹得全真弟子人心惶惶,深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被秋水招过去谈论道法。

    自己居然打听不到自家师弟瞒了什么,好生气,但还要保持微笑。

    莫非……真成了哑巴?

    恰好玉萧正在山上,不妨请他来为师弟看一看。

    归一最近发现自己害了病,而这病委实奇怪,时而能语时而却不能,特别是对师兄的时候。正巧无剑又来串门了,归一便询问了一下。

    “之前我倒是再古籍上有看到过你这种病症,好像叫……失语症来着,上面大概写着的病相好像就是……你暗恋一个人却不敢表白而患上的,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会暂时失语,无法说出任何言语,”无剑突然严肃起来,“如果不能在不开口的情况下告诉对方心意,轻者记忆全无,重者道消身死。”

    归一又是一阵沉默,僵硬地转移话题:“你总是来我这作甚。”

    无剑对答如流:“吸欧气。”

    “命运并非是注定不变的,所谓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便是如此,阁下不如用这时间修行,定能召集到心中所愿。”

    “但也要多吸吸欧气嘛,况且您可是五花大佬。”

    “出去。”

    “吱呀——”门口站着秋水和被秋水邀来为归一看病的玉萧,正巧不巧刚好听到归一那句出去,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玉萧打破了沉默:“看来阁下师弟并无大碍。”

     此话一出,无剑心下明了,好了,祝归一好运,那本古籍是在桃花岛上看到的,玉萧肯定明白,便嘿嘿一笑解释道:“方才那句出去是归一兄对我说的,啊哈哈,我这就出去。”

     此时的归一有口难言,见无剑开口解释,连着急急点头。

     屋内温度真冷,无剑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秋水看着还是笑着的,总感觉要把无剑丢出去,无剑先一步跨出此地,外面阳光真暖,快走,快走。

     “烦请玉萧先生还是为我师弟看上一看吧。”见归一又不语的秋水笑吟吟道。

     “行吧,阁下麻烦在门外等候。”

     自然而然玉萧诊断出了归一患的是失语症,也告诉了秋水。

     秋水不是蠢的,想想自家师弟最近异常的举动,笑得不免多了些真诚。

      “多谢玉萧先生了。”秋水身旁如春暖花开,闪得玉萧有些辣眼。

     玉萧前脚出门,秋水后脚便踏进屋内,望着归一的眼眸不免带了些深意,归一有些紧张。

     “真是种稀奇的病呢。”秋水上前凑近归一,鼻尖对鼻尖,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归一从未与秋水有过如此亲密的动作,此时不由呆愣住。

      “没想到啊,”秋水眉眼含笑,“师弟你这么喜欢我呢。”话毕,轻轻地吻住了归一。




(烂尾小王子)(等等这是归秋???)(这个梗也适合倚齐和蛇燕啊)(顺便许愿一下这俩师兄弟√)

江湖年少 二





预警 私设如山 全程ooc 无剑x独孤 文笔连小学生都不如 架空 慎入






  “独孤,你这么早出门要做什么?”无剑睡眼惺忪趴着木栏朝梳洗整齐正下楼的独孤问道。

  独孤停了脚步:“去接悬赏。”

无剑调笑道:“这位小公子一身低调奢华的服饰,可不像穷鬼啊?”手还不安分在木栏上点了两下。

  不想独孤正经回答:“养你不够。”

  这句直愣愣击得无剑毫无还口之力,眨眨眼,无剑尬笑两声,抬手挠挠头。

  独孤嫌弃我酒量太大还是什么?

  直至一阵恍惚后被独孤带上风云楼,无剑脑瓜子还是一团浆糊,最终寻思着一个好方法。

  待独孤接完任务下楼,无剑蹭过去揽住独孤,有些踌躇:“要不你把我那间房退了吧。”

  “为何?”似是带上不悦。

  无剑却在一旁说开了:“你看,退了一间的话每月至少可以省个二十两,我嘛,我去你那打个地铺随便躺躺就好,反正……”

  独孤开口打断:“养你是我的本分。”

  这下是无剑也挂不住尬笑,在四周一片稀奇或了然的目光中低下头,赶忙将独孤拉出门,这直球真是神仙也接不下啊。

  近来也无大事,独孤所接的也并无什么难处,二人熟悉起洛阳来。两人并肩而行,无剑悄悄用余光比划独孤的身高。嘿,可比小独孤高些!乐得无剑弯弯眼眸,步伐带着轻快。

  独孤不晓得无剑怎的就突然高兴起来,但看着无剑欢快的模样,唇角泄出几分笑意。

  路人:眼有点疼。






  初开春,春意淅淅沥沥散落在洛阳边角,从被雪覆盖已久之地钻出来,快是二月二龙抬头。

  经行之处拂去寒意,热嚷起来,一夜之间便是满城烟柳,绒绒柳絮肆意飞扬。

  独孤罕见的在作画,挥毫少许墨汁,审视全局后又添上两笔。远观视之,如玉公子往来之间便成一幅佳作,理应来说养眼,肩上却突兀地挂着个脑瓜子。

  无剑看了半晌没看出个明头来,不太清楚独孤画这画的意义何在。

  想当年独孤作画时,兄长们都严禁自己过去打扰,画完了也只能草草看一眼,压根看不懂,可兄长却说里面蕴含着非凡意义。

  也没什么嘛,无剑看完独孤作画全程之后的感想。

  “唔……画花呀,花好啊,算算也该春天了,花朝也快到了吧?”脑袋压在独孤肩膀上也压着了嗓音,有些沙哑但又带着点困意。

  酥酥麻麻的声音从耳旁钻入,心脏仿佛被人揪了一下,耳尖也止不住得发烫,开口却轻声呵斥道:“困就回去睡会,别瞎闹了。”

  “哦,”从独孤身上滑下来的无剑摇摇晃晃走到门口,回神般交代了句,“花朝记得一定要叫我。”

  “想和剑主一起过花朝!”无剑啪嗒啪嗒跑到独孤跟前,垫着脚期盼。

  独孤近来没怎么练剑,正拣了本书看,不过封面无字,无剑也看不出他在看什么。

  “为何有此想法。”

  “因为剑主老是画花呀,我问了紫薇哥哥,他说你喜欢这个节!”无剑不知情中卖了紫薇,“这个节好玩吗?”

  “无聊至极。”独孤放下手中书卷,向窗外看去,自然没看见无剑失落的眼神,却还有半句话散落在唇边。

  一晃神,想起往事,无剑停住脚步回头望向那个比记忆中稚嫩的人。

  “想和独孤一起过剩下的每个节。”

  花朝之节,万树挂上女儿家心中所盼,姹紫嫣红宛如百花齐放,微风醺面夹带着远方清脆银铃笑声。

  虽说已开春,但融雪后的天气却是比大雪天更甚,冷得无剑想把脑袋一并缩进被窝,等独孤来寻,只剩头发散在外头。

  “阿无?”床上那个团子蠕动两下,与被窝斗争失败。

  “起来,今日二月初二,花朝。”









/卡了,卡在了莫名其妙的点,想乱编,疯狂挠头,头秃了。

/稀奇或了然的群众:会心一笑/

/独孤:你别乱撩。
无剑:满头问号/我哪有?

/怎么说呢……这个脑洞是非常久远的了,是开服玩家,后来到浮生进卡池开全真剧情的时候接完天罡就退游了,这篇的脑洞完完全全是之前的,是官方无名山之前的,后来也没补无名山剧情回头补补,所以人物性格就会很奇怪,另外我家无剑是被木剑暗害逃跑那段掉到独孤的时空的,没经历过人间,有的只有独孤和兄长们所说过的奇闻趣事,剑灵的话设定是从出生就对剑主十分敬仰吧,无剑被家里兄长养的奇奇怪怪的……挠头,自己有时候想的也奇奇怪怪的,脑洞和文风这些东西还真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咦,我好像没说我家无剑男娃娃女娃娃,好像没啥差……疯狂挠头

情蛊



冰魄x拂尘

去年的!依稀记得这对好像叫古墓双花
ooc到爆表

预警 全程ooc属于我 私设有 无剑曦月玉萧友情向 撞梗致歉 无剑玉萧二周目



梗:通过蛊术为引,使受术者会死心塌地爱上施术者,但中蛊之人一想到自己心爱的人蛊就会啃噬他的心,让他心痛,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后,心痛至死。

    “无剑,你在做什么?”

    “逗蛐蛐儿。”无剑笑答。

    来的正是新来的曦月,一屁股坐在无剑旁边瞅着罐里的蛐蛐打架,看了一会,蛐蛐们尚未分出胜负曦月就无趣起来,拔了根野草放在嘴里叼着,含含糊糊地说:“不出战的日子好无聊啊。”

    无剑斜了一眼:“这么闲?”曦月点点头,“看到罐子,我倒是突然想起个故事,不知你愿不愿听,算是当做消磨时光。”

    曦月挑眉:“洗耳恭听。”

    “你太早被困在阴阳之境中了,怕是没听说过“赤练仙子”李莫愁的事。”无剑闲闲地扯开了话题,“记忆过久我也记不清那个狠辣的女子了,倒是来到这里,她的两把武器先后来到剑冢了。”

    “我们剑冢里,原先也是有冰魄银针的。”


二十五日

    冰魄近来有些不太对,总是躲着众人,连他爱人拂尘都躲,无剑有些心疑。

    再次清除一批魍魉后,冰魄似是想嘲笑一声这次的魍魉太弱不够他打,刚刚转过头,脸却瞬间白了,不做解释便冲了出去。

    “冰魄!”无剑本就因为近来发现冰魄不对劲时时关注冰魄,冰魄这一跑,无剑自然是发现了。

    “金铃治疗拂尘,御蜂给倚天包扎,我去去就回。”急急丢下一句话,无剑便向冰魄离去的方向窜去。

    不多时,便在前方发现了冰魄,无剑一惊,幸好身手利索,赶忙转至树后,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冰魄,心想:总算知道冰魄什么情况了。

    只见冰魄一手扶着树,另一手抚着左胸,不停咳嗽,好像是要把肺腑咳出来一般,不过一会停了,冰魄大汗淋漓,浑身虚脱了一般,无力地跪了下来。

    不对,刚刚的战役冰魄毫发无损,怎的现在成了这样,难不成是有什么隐疾?不容无剑细想,冰魄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激得无剑又向冰魄看去。

    一旁的树已经被冰魄抓出无数痕迹,每一道都极深,冰魄刚刚抚着左胸的那只手已经没入胸口半分,无剑心下一紧,还没做思考,身体先一步转出树后,开口:“冰魄!你……”

    “不想死,就离远点,听见没!”冰魄强提一口气,怒吼。若是平时无剑早已被他喝退,但眼下狼狈不堪,无剑脸一冷:“呵,那我还真不走了。”

    冰魄强撑着提起银针,狠狠瞪向无剑:“再不走……我针上的毒你可是知道的。”

    “你现在能打得到我?没那准头吧?”无剑抱胸,“你到底什么情况?”

    “不用你多管!”话间夹带着银针直奔无剑,无剑瞳孔紧缩,险险避过银针,冲到冰魄身边一把抓住手腕:“你中蛊了?你接触了苗疆人?到底什么情况?说不说!”

    大概是缓过来了些,冰魄冷哼一声,又是数发银针向无剑射来,无剑就地一滚,狼狈地躲过:“住手!我不问了!”

    看冰魄果真停下了攻势,无剑跳起来拍拍手,却是径直从冰魄身旁擦过,一句话钻入冰魄耳里。

    “到剑冢之前不许死,一个月后我们就到桃花岛了,玉萧与我是旧识。”


五十五日

    到桃花岛的前夕,冰魄又发作了,发现的还是无剑。

    “我这什么命,”无剑抽着眼角,“又碰到你发病,先说一句,别打架。”

    待到冰魄缓过来,无剑又开口道:“没得治?”

    “呵,不劳你费心。”冰魄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冷笑一声。

    “不是我多管闲事啊,是某人的师兄——”无剑摊了摊手,“在等某人,把自己整理好了就回去吧。”

    驻足原地,看着冰魄匆匆离去,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整整一个月,都没能想出冰魄到底中的是那种蛊,是要叫玉萧看看了,眼睛随即眯起。

    看来今晚要和御蜂彻夜长谈了。

    竖日冰魄醒来已经是在玉萧的床上了,手脚皆被绑住,一旁无剑和玉萧好像在说些什么。

    “连你都没办法了?”

    “阁下还是请回吧。”

    “指条明路呗。”

    “昆仑山,灵蛇。”

    “我勒个去,我昆仑刚过,看来要去噩梦昆仑了。”

    脑袋有些疼,只隐隐约约听到这些,想抬手揉揉太阳穴,却被绑着,倒是发出了声响引起对面人的注意。

    “在下想与阁下细谈一番。”

    “我先把冰魄带出去。”

    待得无剑安置好冰魄回来,玉萧开门见山:“阁下明明有了打剑冢的实力,为何现在才到在下的桃花岛上,以前阁下可是已经到噩梦昆仑山了。”

    “被你看出来了啊。”无剑随手倒了杯茶,毫无风雅的大口喝下。

    玉萧皱眉:“阁下莫不是在等什么人?”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可即使阁下再怎么拖延,终是逃不过的。”
   
    “我知道了。”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来自《眉间雪》念白)(特别喜欢这一句)(好想把冰魄的头发扎起来醒醒你会被毒死)





八十一日

    无剑想清楚了后,便将行程提前,仅仅一个月便打通了剑冢,启程噩梦。

    冰魄隐藏得再好,随着蛊发的时间越来越短,前些日子还是被拂尘察觉到了,冰魄只好骗他说是自己试毒,很快就会好的。

    这下冰魄也懒得躲避了,也不能算得上懒,他现在连躲的气力也没几分了,无剑抽空去看了看他,瞅着半死不活样的冰魄,再看看一旁为冰魄擦汗的拂尘,啧,好一口狗粮。

    拂尘在一旁,有些话倒不好说,无剑沉思半晌,开口:“拂尘,刚刚小虎在河边玩耍,你那刚洗好的衣服……”果不其然看着拂尘的脸上黑气漫延,冲出去前倒是给冰魄盖了盖被角。

    “真体贴。”无剑伸手遮住眼睛。

    冰魄有些不悦:“呵,你来做什么。”

    “问问你下蛊的日期,顺便告诉你你的死期。”无剑有些疑惑,“我原以为你这样的人爱上一个人会把他囚禁在哪个小角落呢,没想到居然会折磨自己。”

    “八十一天了。”冰魄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死寂,沉闷的空气压得两人沉默不语。

    最后无剑开口打破了沉默:“一共只有九十九天。”

    “我知道。”

    从冰魄拂尘的敞篷中出来,无剑瞬间就把冰魄卖了,把他中蛊命在旦夕只有昆仑灵蛇才能救的事告诉了全员,但没告诉他们中的是何蛊。

    反正你病着又打不到我。

    拂尘听到时一脸震惊,很快稳了稳情绪,转回帐篷。

    鬼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无剑很快召集主队:“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多久能打到灵蛇他老巢?”指尖点了点地图。

    倚天思考了一番:“少则一个月,多则……看你。”

    “一个月啊……”无剑望了望帐外,这一路来零零散散结识了不少兄弟,不少连一花都未开,若想大部队半个月到灵蛇那,笑话。

    总不能因为冰魄抛下其他人啊,昆仑真是个烂地方。无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凌乱不堪。

    该怎么办?

    无剑想了一夜,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就像被人活活打了两拳一样。出来打水洗漱时恰好碰到小虎。

    “嘿!无剑,你可真像上次峨眉带我去看的那个你们中原的动物,眼睛上也是两团黑黑的!”

    “不是中原的,是巴蜀的。”


九十日

    日夜赶路,披星戴月,终于无剑一行人到了昆仑山脚下,巍巍雪山终年不化的雪叠了一层又一层,又与天色相近,宛如上下连成一片,白茫茫。

    我怕得雪盲。无剑内心丝毫不被美景打动。

    “全员扎营休息吧。”无剑朝身后喊了一声,心里默默念叨一句。

    九十天了。

    九日之内绝不可能到达雪山顶,但从那边上去只需三日,无剑叹了叹气。

    “拂尘,”无剑叫住拂尘,“我想和你谈谈。”

    “你说,如果你见到的一切,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虚无,你怎么想?”无剑似是苦恼这个问题但又不给拂尘思考的时间,“冰魄他,只剩九日性命。”

    拂尘脸色猛的一变,刚想开口说什么,被无剑一句话塞住。

    “从南方那条路走,一直走,三日便可到达山顶,”无剑拿出一个牌子,“去找灵蛇,拿着这个能进去,现在大概也就灵蛇能解了。”

    雪路上,一道人抱着一人前行,浅浅的脚印不多时又被雪覆盖住,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落下最后一个音,无剑望着前方,久久不开口,不知是沉溺在了那悠长的回忆中,还是内心荒芜无感而发。

    “结局呢?”曦月催促道。

    无剑抄起一把瓜子:“我不知道,你当我是万事通啊?”

    曦月笑笑地抓了一把瓜子把无剑的手填满:“讲故事辛苦了,多吃些瓜子。”

    “拿走,我看到你在藏在里面的情花果了。”




    听说后来,拂尘一人回到了古墓。






(原本内心: 死寂,空气如超重水一般…… 停 停下)(ooc非常严重系列)(烂尾小王子)(一切属于我胡扯 拂尘根本没来我境)(沉思)(我哪来的勇气)(这种画风不适合我 半路就欢脱起来我也很绝望)

番外都肝完了正文还是没开始
还不能放出来
放出来所有脑洞都被发现了
怨念
等暑假结课我就可以浪一波了!

啊……我只有写流水账的能力

等等,无剑独孤cp的标签叫啥
想打标签

更迭 【绿金】


去年der

     小学生文笔 设定乱七八糟的 脑洞迷上天 全程ooc




   “嘶——疼!”绿竹挠了挠头“怎……怎么到了这里?”

    眼前的景象竟是冰火岛。

    绿竹一脸蒙蔽:“我不是在剑冢吗?难道之前那些都是梦?无剑不是挑完了剑冢吗?”

    乌云散去,阳光终于透了出来,虽然大部分被树叶所阻,但也有不少撒在了绿竹身上。

    “算了,之前听就当是未卜先知吧!哈哈哈!”绿竹伸了个懒腰,开始细细回想之前在冰火岛的记忆。“我记得金玲儿好像说……浮生就是在这碰上无剑的,无剑呢?”

    一轱辘爬起来,急得差点摔了跟头,不会是因为他刚刚呆楞在那时间太长,无剑好奇地闲逛冰火岛了吧?这这这,大事不妙啊!冰火岛四周皆为魍魉游荡之地,无剑这时还没恢复记忆,随便碰上一只魍魉,自己又不在无剑身边,啧!真是糟糕!

    绿竹慌慌张张得把整个冰火岛的边缘地带找了一遍,丝毫没有发现无剑的身影,倒也没有碰上一只魍魉。“难道是我运气太好了?还是魍魉都被无剑碰上了?后者可是真的糟糕!”自言自语着又慌乱起来,“四周竟然都没有,那就去中心看看吧,咦?”

    绿竹的手上的手环在隐隐发光,“我从未戴过什么手环啊,这是从哪来的?”好奇地碰了碰,弹出了一个荧光的界面。身为古代丐帮圣物的绿竹,再次一脸蒙蔽。

    “这……能碰得到吗?”用手戳了下,还真点到了,“这能有什么用啊?”绿竹疑惑地挠挠头。

    还不等他纠结完手环的事,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点动静,是从他右侧冰原树林里传来的,像什么在叫唤,绿竹瞬间警惕起来,手上使了劲,握紧了自己本体。

    感谢丐帮弟子统一套装的软底鞋,绿竹走过去时并没有引起那边叫唤者的注意,倒是绿竹靠近的时候仔细听了听,这声音怎么那么像……猫?

    心里仍带了几分警惕,握好本体,悄悄进了树林,刚踏进树林,那叫声又响起了,气若游丝地,是从树上发出的!绿竹猛地一抬头,正瞧见一团金灿灿的不明生物往他这掉下来。

    哦,不是魍魉。

    金灿灿的倒与金铃儿有点像。

    我应该接住它吗?

    脑子还在疑惑要不要接住这团生物的时候身体快了一步。

    啊,接住了。

    软乎乎毛茸茸的,可爱。

    绿竹怀中那团毛茸茸把脸露了出来,哟,还真是猫!也没全身上下都是金灿灿的,肚皮和四只小爪子是雪白雪白的,这么一看还真和金玲儿像极了,从这出去一定要带给金铃儿看,让金铃儿抱着……

    绿竹,阵亡。

    停,让我们把镜头从绿竹脑内拉回来,正当绿竹发愣时,小猫咪用小爪子抓了抓绿竹的衣服,如满月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

    绿竹被小猫咪的动作唤回了魂,一低头正对上那金色双眼,它表达了什么?它要我干什么?我下一步该干什么?

    半盏茶过去,绿竹还在和小猫咪大眼瞪小眼,小猫咪可能实在忍不住了,用爪子又抓了抓绿竹的衣服,接着把爪子放在了肚皮上。

    可能是饿了吧,绿竹大概懂了小猫咪的意思。

    “可,我记得猫是吃鱼的,这鬼地方可捉不到鱼给你吃呀,树上的果子行不?”说完绿竹愣住了,猫怎么听得懂人话啊,但是绿竹看到小猫咪微微点了点头,真能听得懂啊!冰火岛上的生物还真神奇,不过也真是方便了自己。

    “嘿,说着我也有些饿了,让我找找,有毒的可不能吃,记得以前金铃儿有告诉过有几种没毒的果子。”绿竹四处寻找能食用的果子,没注意到怀里的猫脸上的表情。

    大写的嫌弃。

    待一柱香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可食用的果子,绿竹高兴地摘了些果子,分了些给猫,思绪又飘到从前,好想金铃儿啊,啊,不对,没有碰到无剑,自然也是碰不到金铃儿的。绿竹沮丧地抬头望天,难道之前的一切真的只是场梦而已吗?这个冰火岛,没有无剑,没有金铃儿,只有一只猫。

    撇了小猫咪一眼,吃得还真快,摸约是饿狠了。三两口把自己的果子吃个干净,肚子也没方才那么饿了,但手上的手环还显示着荧光的屏幕。

    “一直这样闪着真是晃眼,能不能消失掉啊……”绿竹晃了晃手环,屏幕也上下晃了晃,对面小猫咪的注意被这屏幕吸引住了,也许是猫的本能,小猫咪伸出爪子挠了挠那屏幕,绿竹阻止都来不及。

    但小猫咪的爪子从屏幕中穿了过去,双方都愣住了,绿竹又伸手点了点屏幕,能碰得到。

    绿竹凑近仔细研究屏幕:“咦?原来上面还有字啊,嘿,有关闭!关了关了,这玩意还是等出岛再研究。”

    起身,准备按原先记忆里的那条捷径出发,裤脚却被抓住,往下一看,那只小猫咪正抓着,但脑袋并没有看向绿竹而是转向一边,莫名有些傲娇的感觉。

    “你这是……想跟着我?也好,出岛路上也有个伴。”绿竹把猫抱起来,“你叫什么呀,没有名字的话我给你取一个怎么样,你很像我之前的一个伙伴,我那个伙伴呀叫金铃儿,那你就叫小铃儿吧,怎么样?”

     收获了一爪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未完待填】

     之前还没打到剑冢的时候这篇发过一次,大概把bug改了改,想挖一个少年与猫闯江湖的坑,谁知道啥时候填,大概等我把最后没看的四部金庸看完……吧?思维凌乱毫无逻辑可言/摊手

    很神奇的是金庸最热的四部没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地不拜是真的好好听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无剑独孤
仔细想想
手中无剑,心中无剑
还蛮社情的
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