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江湖年少 二





预警 私设如山 全程ooc 无剑x独孤 文笔连小学生都不如 架空 慎入






  “独孤,你这么早出门要做什么?”无剑睡眼惺忪趴着木栏朝梳洗整齐正下楼的独孤问道。

  独孤停了脚步:“去接悬赏。”

无剑调笑道:“这位小公子一身低调奢华的服饰,可不像穷鬼啊?”手还不安分在木栏上点了两下。

  不想独孤正经回答:“养你不够。”

  这句直愣愣击得无剑毫无还口之力,眨眨眼,无剑尬笑两声,抬手挠挠头。

  独孤嫌弃我酒量太大还是什么?

  直至一阵恍惚后被独孤带上风云楼,无剑脑瓜子还是一团浆糊,最终寻思着一个好方法。

  待独孤接完任务下楼,无剑蹭过去揽住独孤,有些踌躇:“要不你把我那间房退了吧。”

  “为何?”似是带上不悦。

  无剑却在一旁说开了:“你看,退了一间的话每月至少可以省个二十两,我嘛,我去你那打个地铺随便躺躺就好,反正……”

  独孤开口打断:“养你是我的本分。”

  这下是无剑也挂不住尬笑,在四周一片稀奇或了然的目光中低下头,赶忙将独孤拉出门,这直球真是神仙也接不下啊。

  近来也无大事,独孤所接的也并无什么难处,二人熟悉起洛阳来。两人并肩而行,无剑悄悄用余光比划独孤的身高。嘿,可比小独孤高些!乐得无剑弯弯眼眸,步伐带着轻快。

  独孤不晓得无剑怎的就突然高兴起来,但看着无剑欢快的模样,唇角泄出几分笑意。

  路人:眼有点疼。






  初开春,春意淅淅沥沥散落在洛阳边角,从被雪覆盖已久之地钻出来,快是二月二龙抬头。

  经行之处拂去寒意,热嚷起来,一夜之间便是满城烟柳,绒绒柳絮肆意飞扬。

  独孤罕见的在作画,挥毫少许墨汁,审视全局后又添上两笔。远观视之,如玉公子往来之间便成一幅佳作,理应来说养眼,肩上却突兀地挂着个脑瓜子。

  无剑看了半晌没看出个明头来,不太清楚独孤画这画的意义何在。

  想当年独孤作画时,兄长们都严禁自己过去打扰,画完了也只能草草看一眼,压根看不懂,可兄长却说里面蕴含着非凡意义。

  也没什么嘛,无剑看完独孤作画全程之后的感想。

  “唔……画花呀,花好啊,算算也该春天了,花朝也快到了吧?”脑袋压在独孤肩膀上也压着了嗓音,有些沙哑但又带着点困意。

  酥酥麻麻的声音从耳旁钻入,心脏仿佛被人揪了一下,耳尖也止不住得发烫,开口却轻声呵斥道:“困就回去睡会,别瞎闹了。”

  “哦,”从独孤身上滑下来的无剑摇摇晃晃走到门口,回神般交代了句,“花朝记得一定要叫我。”

  “想和剑主一起过花朝!”无剑啪嗒啪嗒跑到独孤跟前,垫着脚期盼。

  独孤近来没怎么练剑,正拣了本书看,不过封面无字,无剑也看不出他在看什么。

  “为何有此想法。”

  “因为剑主老是画花呀,我问了紫薇哥哥,他说你喜欢这个节!”无剑不知情中卖了紫薇,“这个节好玩吗?”

  “无聊至极。”独孤放下手中书卷,向窗外看去,自然没看见无剑失落的眼神,却还有半句话散落在唇边。

  一晃神,想起往事,无剑停住脚步回头望向那个比记忆中稚嫩的人。

  “想和独孤一起过剩下的每个节。”

  花朝之节,万树挂上女儿家心中所盼,姹紫嫣红宛如百花齐放,微风醺面夹带着远方清脆银铃笑声。

  虽说已开春,但融雪后的天气却是比大雪天更甚,冷得无剑想把脑袋一并缩进被窝,等独孤来寻,只剩头发散在外头。

  “阿无?”床上那个团子蠕动两下,与被窝斗争失败。

  “起来,今日二月初二,花朝。”









/卡了,卡在了莫名其妙的点,想乱编,疯狂挠头,头秃了。

/稀奇或了然的群众:会心一笑/

/独孤:你别乱撩。
无剑:满头问号/我哪有?

/怎么说呢……这个脑洞是非常久远的了,是开服玩家,后来到浮生进卡池开全真剧情的时候接完天罡就退游了,这篇的脑洞完完全全是之前的,是官方无名山之前的,后来也没补无名山剧情回头补补,所以人物性格就会很奇怪,另外我家无剑是被木剑暗害逃跑那段掉到独孤的时空的,没经历过人间,有的只有独孤和兄长们所说过的奇闻趣事,剑灵的话设定是从出生就对剑主十分敬仰吧,无剑被家里兄长养的奇奇怪怪的……挠头,自己有时候想的也奇奇怪怪的,脑洞和文风这些东西还真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咦,我好像没说我家无剑男娃娃女娃娃,好像没啥差……疯狂挠头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