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归秋】失语症

去年的!搬了一下!后来小号抽到两人了!!归一先来两个月后秋水也来了爆炸开心




全程ooc属于我 垃圾文笔 如果撞梗十分抱歉 私设有 听说产粮玄学?





    归一已经好些天没与自己论道了,这倒没什么,可是自己与归一打招呼,归一平日里也会回应,可这些天却从未对自己开过口,莫非是哑了?

    秋水澄澈的眼眸微微眯起,而且最近找归一总是被他躲去,难道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呵,什么事这么隐秘,待我去调查一二。

   

    归一最近十分苦恼,甚至烦躁,有时候烦躁得比用天火奇石占卜后还烦躁。

    自己去找不久之前前来拜访的无剑询问了一下之前师兄开玩笑对自己动手动脚然而自己却并不厌烦,被无剑说发狗粮,狗粮是什么?没有从无剑这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倒是第二天无剑亲自上门给他咨询。

    “你说你师兄平日对你上下其手,你却并不讨厌对吧。”

    好像是这样的,归一默默点了点头。

    “那我先问你个问题,假设,我说假设你师兄和别人在一起了……”

    “不行!”

    还没说完的无剑就被打断了,半张着嘴:“归一你该不是喜欢你师兄吧?”只见归一沉默不语,似在思考。

    自己……喜欢师兄?的确自己看到围在师兄身边的众人时心底泛酸,师兄的一语一笑都能在脑内勾勒,与师兄相处的记忆每夜在脑海里愈来愈清晰,看着师兄澄澈的双眼就想落荒而逃……

    “正视自己的内心。”耳畔突然响起无剑的声音。归一似是想通了一般,正色道:“多谢!”

    “不必不必,”无剑随意地摆了摆手,“到时记得请我吃杯酒就好。”

    “全真禁酒。”

     

    秋水最近十分烦躁,虽然说秋水面对大家时还是面带微笑,只是笑容有些发黑。惹得全真弟子人心惶惶,深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被秋水招过去谈论道法。

    自己居然打听不到自家师弟瞒了什么,好生气,但还要保持微笑。

    莫非……真成了哑巴?

    恰好玉萧正在山上,不妨请他来为师弟看一看。

    归一最近发现自己害了病,而这病委实奇怪,时而能语时而却不能,特别是对师兄的时候。正巧无剑又来串门了,归一便询问了一下。

    “之前我倒是再古籍上有看到过你这种病症,好像叫……失语症来着,上面大概写着的病相好像就是……你暗恋一个人却不敢表白而患上的,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会暂时失语,无法说出任何言语,”无剑突然严肃起来,“如果不能在不开口的情况下告诉对方心意,轻者记忆全无,重者道消身死。”

    归一又是一阵沉默,僵硬地转移话题:“你总是来我这作甚。”

    无剑对答如流:“吸欧气。”

    “命运并非是注定不变的,所谓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便是如此,阁下不如用这时间修行,定能召集到心中所愿。”

    “但也要多吸吸欧气嘛,况且您可是五花大佬。”

    “出去。”

    “吱呀——”门口站着秋水和被秋水邀来为归一看病的玉萧,正巧不巧刚好听到归一那句出去,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玉萧打破了沉默:“看来阁下师弟并无大碍。”

     此话一出,无剑心下明了,好了,祝归一好运,那本古籍是在桃花岛上看到的,玉萧肯定明白,便嘿嘿一笑解释道:“方才那句出去是归一兄对我说的,啊哈哈,我这就出去。”

     此时的归一有口难言,见无剑开口解释,连着急急点头。

     屋内温度真冷,无剑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秋水看着还是笑着的,总感觉要把无剑丢出去,无剑先一步跨出此地,外面阳光真暖,快走,快走。

     “烦请玉萧先生还是为我师弟看上一看吧。”见归一又不语的秋水笑吟吟道。

     “行吧,阁下麻烦在门外等候。”

     自然而然玉萧诊断出了归一患的是失语症,也告诉了秋水。

     秋水不是蠢的,想想自家师弟最近异常的举动,笑得不免多了些真诚。

      “多谢玉萧先生了。”秋水身旁如春暖花开,闪得玉萧有些辣眼。

     玉萧前脚出门,秋水后脚便踏进屋内,望着归一的眼眸不免带了些深意,归一有些紧张。

     “真是种稀奇的病呢。”秋水上前凑近归一,鼻尖对鼻尖,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归一从未与秋水有过如此亲密的动作,此时不由呆愣住。

      “没想到啊,”秋水眉眼含笑,“师弟你这么喜欢我呢。”话毕,轻轻地吻住了归一。




(烂尾小王子)(等等这是归秋???)(这个梗也适合倚齐和蛇燕啊)(顺便许愿一下这俩师兄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