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情蛊



冰魄x拂尘

去年的!依稀记得这对好像叫古墓双花
ooc到爆表

预警 全程ooc属于我 私设有 无剑曦月玉萧友情向 撞梗致歉 无剑玉萧二周目



梗:通过蛊术为引,使受术者会死心塌地爱上施术者,但中蛊之人一想到自己心爱的人蛊就会啃噬他的心,让他心痛,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后,心痛至死。

    “无剑,你在做什么?”

    “逗蛐蛐儿。”无剑笑答。

    来的正是新来的曦月,一屁股坐在无剑旁边瞅着罐里的蛐蛐打架,看了一会,蛐蛐们尚未分出胜负曦月就无趣起来,拔了根野草放在嘴里叼着,含含糊糊地说:“不出战的日子好无聊啊。”

    无剑斜了一眼:“这么闲?”曦月点点头,“看到罐子,我倒是突然想起个故事,不知你愿不愿听,算是当做消磨时光。”

    曦月挑眉:“洗耳恭听。”

    “你太早被困在阴阳之境中了,怕是没听说过“赤练仙子”李莫愁的事。”无剑闲闲地扯开了话题,“记忆过久我也记不清那个狠辣的女子了,倒是来到这里,她的两把武器先后来到剑冢了。”

    “我们剑冢里,原先也是有冰魄银针的。”


二十五日

    冰魄近来有些不太对,总是躲着众人,连他爱人拂尘都躲,无剑有些心疑。

    再次清除一批魍魉后,冰魄似是想嘲笑一声这次的魍魉太弱不够他打,刚刚转过头,脸却瞬间白了,不做解释便冲了出去。

    “冰魄!”无剑本就因为近来发现冰魄不对劲时时关注冰魄,冰魄这一跑,无剑自然是发现了。

    “金铃治疗拂尘,御蜂给倚天包扎,我去去就回。”急急丢下一句话,无剑便向冰魄离去的方向窜去。

    不多时,便在前方发现了冰魄,无剑一惊,幸好身手利索,赶忙转至树后,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冰魄,心想:总算知道冰魄什么情况了。

    只见冰魄一手扶着树,另一手抚着左胸,不停咳嗽,好像是要把肺腑咳出来一般,不过一会停了,冰魄大汗淋漓,浑身虚脱了一般,无力地跪了下来。

    不对,刚刚的战役冰魄毫发无损,怎的现在成了这样,难不成是有什么隐疾?不容无剑细想,冰魄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激得无剑又向冰魄看去。

    一旁的树已经被冰魄抓出无数痕迹,每一道都极深,冰魄刚刚抚着左胸的那只手已经没入胸口半分,无剑心下一紧,还没做思考,身体先一步转出树后,开口:“冰魄!你……”

    “不想死,就离远点,听见没!”冰魄强提一口气,怒吼。若是平时无剑早已被他喝退,但眼下狼狈不堪,无剑脸一冷:“呵,那我还真不走了。”

    冰魄强撑着提起银针,狠狠瞪向无剑:“再不走……我针上的毒你可是知道的。”

    “你现在能打得到我?没那准头吧?”无剑抱胸,“你到底什么情况?”

    “不用你多管!”话间夹带着银针直奔无剑,无剑瞳孔紧缩,险险避过银针,冲到冰魄身边一把抓住手腕:“你中蛊了?你接触了苗疆人?到底什么情况?说不说!”

    大概是缓过来了些,冰魄冷哼一声,又是数发银针向无剑射来,无剑就地一滚,狼狈地躲过:“住手!我不问了!”

    看冰魄果真停下了攻势,无剑跳起来拍拍手,却是径直从冰魄身旁擦过,一句话钻入冰魄耳里。

    “到剑冢之前不许死,一个月后我们就到桃花岛了,玉萧与我是旧识。”


五十五日

    到桃花岛的前夕,冰魄又发作了,发现的还是无剑。

    “我这什么命,”无剑抽着眼角,“又碰到你发病,先说一句,别打架。”

    待到冰魄缓过来,无剑又开口道:“没得治?”

    “呵,不劳你费心。”冰魄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冷笑一声。

    “不是我多管闲事啊,是某人的师兄——”无剑摊了摊手,“在等某人,把自己整理好了就回去吧。”

    驻足原地,看着冰魄匆匆离去,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整整一个月,都没能想出冰魄到底中的是那种蛊,是要叫玉萧看看了,眼睛随即眯起。

    看来今晚要和御蜂彻夜长谈了。

    竖日冰魄醒来已经是在玉萧的床上了,手脚皆被绑住,一旁无剑和玉萧好像在说些什么。

    “连你都没办法了?”

    “阁下还是请回吧。”

    “指条明路呗。”

    “昆仑山,灵蛇。”

    “我勒个去,我昆仑刚过,看来要去噩梦昆仑了。”

    脑袋有些疼,只隐隐约约听到这些,想抬手揉揉太阳穴,却被绑着,倒是发出了声响引起对面人的注意。

    “在下想与阁下细谈一番。”

    “我先把冰魄带出去。”

    待得无剑安置好冰魄回来,玉萧开门见山:“阁下明明有了打剑冢的实力,为何现在才到在下的桃花岛上,以前阁下可是已经到噩梦昆仑山了。”

    “被你看出来了啊。”无剑随手倒了杯茶,毫无风雅的大口喝下。

    玉萧皱眉:“阁下莫不是在等什么人?”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可即使阁下再怎么拖延,终是逃不过的。”
   
    “我知道了。”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来自《眉间雪》念白)(特别喜欢这一句)(好想把冰魄的头发扎起来醒醒你会被毒死)





八十一日

    无剑想清楚了后,便将行程提前,仅仅一个月便打通了剑冢,启程噩梦。

    冰魄隐藏得再好,随着蛊发的时间越来越短,前些日子还是被拂尘察觉到了,冰魄只好骗他说是自己试毒,很快就会好的。

    这下冰魄也懒得躲避了,也不能算得上懒,他现在连躲的气力也没几分了,无剑抽空去看了看他,瞅着半死不活样的冰魄,再看看一旁为冰魄擦汗的拂尘,啧,好一口狗粮。

    拂尘在一旁,有些话倒不好说,无剑沉思半晌,开口:“拂尘,刚刚小虎在河边玩耍,你那刚洗好的衣服……”果不其然看着拂尘的脸上黑气漫延,冲出去前倒是给冰魄盖了盖被角。

    “真体贴。”无剑伸手遮住眼睛。

    冰魄有些不悦:“呵,你来做什么。”

    “问问你下蛊的日期,顺便告诉你你的死期。”无剑有些疑惑,“我原以为你这样的人爱上一个人会把他囚禁在哪个小角落呢,没想到居然会折磨自己。”

    “八十一天了。”冰魄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死寂,沉闷的空气压得两人沉默不语。

    最后无剑开口打破了沉默:“一共只有九十九天。”

    “我知道。”

    从冰魄拂尘的敞篷中出来,无剑瞬间就把冰魄卖了,把他中蛊命在旦夕只有昆仑灵蛇才能救的事告诉了全员,但没告诉他们中的是何蛊。

    反正你病着又打不到我。

    拂尘听到时一脸震惊,很快稳了稳情绪,转回帐篷。

    鬼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无剑很快召集主队:“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多久能打到灵蛇他老巢?”指尖点了点地图。

    倚天思考了一番:“少则一个月,多则……看你。”

    “一个月啊……”无剑望了望帐外,这一路来零零散散结识了不少兄弟,不少连一花都未开,若想大部队半个月到灵蛇那,笑话。

    总不能因为冰魄抛下其他人啊,昆仑真是个烂地方。无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凌乱不堪。

    该怎么办?

    无剑想了一夜,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就像被人活活打了两拳一样。出来打水洗漱时恰好碰到小虎。

    “嘿!无剑,你可真像上次峨眉带我去看的那个你们中原的动物,眼睛上也是两团黑黑的!”

    “不是中原的,是巴蜀的。”


九十日

    日夜赶路,披星戴月,终于无剑一行人到了昆仑山脚下,巍巍雪山终年不化的雪叠了一层又一层,又与天色相近,宛如上下连成一片,白茫茫。

    我怕得雪盲。无剑内心丝毫不被美景打动。

    “全员扎营休息吧。”无剑朝身后喊了一声,心里默默念叨一句。

    九十天了。

    九日之内绝不可能到达雪山顶,但从那边上去只需三日,无剑叹了叹气。

    “拂尘,”无剑叫住拂尘,“我想和你谈谈。”

    “你说,如果你见到的一切,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虚无,你怎么想?”无剑似是苦恼这个问题但又不给拂尘思考的时间,“冰魄他,只剩九日性命。”

    拂尘脸色猛的一变,刚想开口说什么,被无剑一句话塞住。

    “从南方那条路走,一直走,三日便可到达山顶,”无剑拿出一个牌子,“去找灵蛇,拿着这个能进去,现在大概也就灵蛇能解了。”

    雪路上,一道人抱着一人前行,浅浅的脚印不多时又被雪覆盖住,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落下最后一个音,无剑望着前方,久久不开口,不知是沉溺在了那悠长的回忆中,还是内心荒芜无感而发。

    “结局呢?”曦月催促道。

    无剑抄起一把瓜子:“我不知道,你当我是万事通啊?”

    曦月笑笑地抓了一把瓜子把无剑的手填满:“讲故事辛苦了,多吃些瓜子。”

    “拿走,我看到你在藏在里面的情花果了。”




    听说后来,拂尘一人回到了古墓。






(原本内心: 死寂,空气如超重水一般…… 停 停下)(ooc非常严重系列)(烂尾小王子)(一切属于我胡扯 拂尘根本没来我境)(沉思)(我哪来的勇气)(这种画风不适合我 半路就欢脱起来我也很绝望)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