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全真弟子绝不向病痛屈服

去年的傻叼脑洞!


预警 全程ooc 全程ooc 时间段全是我瞎编的 思维混乱 有归秋

    我是一名全真弟子,我也很好奇我咋上的终南山,反正我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心潮澎湃内心激动万分恨不得以头抢地为主考官哐哐撞大墙。

    我一度以为自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成为绝世大侠行侠仗义江湖任我游,甚至在觉得在全真教能得到飞升仙人的真传,有朝一日跳脱出三界之外免去轮回之苦得道成仙。

    那时候的我还是太天真。

    我就和你说说我一天之内的经历怎么样。


卯时  起床

    规规矩矩的我只是洗漱完回来的时候经过了秋水师兄房间门口,归一师兄你怎么在这里,你的房间不是在另一头吗?然后我非常认真地。

    “归一师兄早上好!”问了个好。

辰时 早膳

    不得不吹一波全真的饭堂了,仅仅简单的几种菜居然能做出这么多菜肴,夸夸主厨的师兄,不过下次能不能别在菜里加些奇怪的配料了,瞅着隔壁桌的师弟又吃出了一只虫子的我默默想到,没那胆子去说。

    洗完碗筷转回来看到了秋水师兄正在给归一师兄夹菜,归一师兄碗里堆满了菜,两腮也是鼓鼓的,有些怀疑他吃不吃的完,不过听说归一师兄从小就是秋水师兄带大的,有点羡慕归一师兄那吃不胖的身材。

巳时 早课

    早课一直都是归一师兄带操,不过秋水师兄会时不时过来突击检查,看看有没有姿势不端的,有就请去喝茶。不过要判断今天秋水师兄有没有来突击检查很简单,看归一师兄的表情就知道了,秋水师兄过来的时候归一师兄眼睛会一直看向他,不管我们了。

    当看到归一师兄笑了一下的时候,就知道秋水师兄在对归一师兄笑。这时候我们常常保持一个动作不能动,一动就要被请去喝茶,可是归一师兄你也不能一直看着秋水师兄啊!我们快变成木头人了啊!

午时 午膳

    同早膳。

未时 午休

    午休睡觉我能看到什么?闭着眼呢我,能看到啥?不过好像有听到归一师兄和秋水师兄在聊天,至于聊啥,抱歉我耳朵不是很好。

申时 听大师兄讲课

    即使再不愿也要准时到讲堂听秋水师兄讲经,三本一天轮一本讲,半年了都还没讲完,不得不说讲堂里有位常客,没错,就是归一师兄,坐在正前面那个,全靠归一师兄帮我们挡着点小动作了。

    不过可惜了,斜前面那位师兄乏味地耷拉下了脑袋,秋水师兄立马把他叫起来,顺便告诉他戌时找他喝茶,归一师兄有些不高兴,可能是和秋水师兄待在一起商讨大事的时间被占了吧。

酉时 晚膳

    同午膳。

戌时 休息

    应该说是秋水师兄专门请人喝茶时间,不少师兄师弟进去后,出来都是两眼发直目光呆滞口中念念有词同手同脚,看来认真做早操认真听课不被秋水师兄请去喝茶真是件幸福的事。

    不过听说归一师兄也会在秋水师兄房间里,听师兄们说向归一师兄投去求救的目光是没用的,归一师兄整个视线都在秋水师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胃有点满。


亥时 睡觉

    晚间有师兄轮流值班,想想明年名单上也有我了,就想倒头就睡多补补觉。

    不过每天晚上归一师兄都会巡逻一圈的,顺便看看我们睡了没,上次夜起,正撞上归一师兄,每次都大幸夜巡的不是秋水师兄,不过回到寝室看向窗外,秋水师兄正披着一件外袍站在树下,月光撒在他身上,秋水师兄宛如仙人一般,可惜太可怕了。

    我爬上榻前又望了眼窗户,留给我的是秋水师兄和归一师兄并肩的背影,不知怎的眼睛有些疼,我拿出枕头底下的眼药水,上个月刚找山下的王大夫看的呢!滴完果然没有了那种闪瞎眼睛的感觉,睡觉。




    全真上下都是单身狗,而且都是直的,不对吗?我就是直的啊!





    (每天吃狗粮吃的饱饱的)(每天都忘了带墨镜)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