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初见


去年国庆肝的!

预警 题目与内容严重不符系列 重度ooc ooc ooc 思维混乱 全靠瞎编 私设花开一次才成年 一级属于幼年体





    “你两位师叔将你托付与我了,那我自然会看好你,”无剑双手抱胸看着接回来的天罡宝宝,“首先,剑冢里的伙伴们作息大部分和全真教内不同,你如果要是不习惯,自己遵守自己的时间便好。”

    “知道了。”天罡抿唇神色正经点点头。

    哦,天罡好可爱。

    无剑在心里捂住了脸。

    揉了一把天罡的头发,无剑道:“好了,天色已晚,去歇息罢。”

    “好。”天罡转身迈起小短腿走向自己的房间。

    无剑盯着刚刚揉天罡的那只手,手感真好啊。



    破晓时分,天罡按自己在全真时的作息醒了过来,洗漱完毕想去和新的伙伴们打个招呼又想起无剑和他说:剑冢的伙伴们作息大部分和全真不同。

    那好像只能等一会了,天罡坐在床上,小短腿晃了晃。

    后院应该没人,不如去做早操。

    穿戴整齐准备做早操的天罡宝宝在后院看到了躺在树上的九曲,是醒着的。

    上前自我介绍:“我是全真教……”

    脚底下踩到软绵绵的东西,还传出了懒洋洋声音:“大早上的……就不能让人好好睡觉吗……”

    不,你不是人,你是暗器,龙骨小朋友。

    气氛十分尴尬,天罡伸出去难得友好的手卡在半路上,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晨起练武的柳叶杨爹和准备打太极的真武有说有笑走到后院。

    别说真武一副长辈样子了,但眼神还是相当不错的,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基佬紫,不对,是紫黑色的团子。

    顺口打破了僵局:“天罡道长也来剑冢了啊。”

    天罡收回了手脚,作辑:“真武道长,好久不见。”天罡朝前一步:“真武道长上次在华山露的那一手可是精妙绝伦,不知可否与道长比试比试?”

    是什么给了你自信来1v70?

    还是太年轻啊,你不如先与带着调息的白扇过过招?先感受一下1v60的快感?

    “天罡道长现在年幼的样子怕是不好比武,改日吧,”真武蹲下来把天罡抱起来,“今天先带你认识一下各位,如何?”

    天罡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抱过,浑身僵硬:“……好。”

    哈,感受到来自真武爹的父爱了吧x

    “剑冢大体分几个地方,阴阳刚柔四处加上无剑独居一处。”

    “所以无剑到底是男是女?”这个问题从无剑一上全真教开始就在困惑天罡。

    “……吾也不知。”




    “此处就是刚属性的住处。”大早上除了杨爹剩下一个也没起来,可能比较怠慢吧。

    真武瞅着天罡正经的脸色,心中便猜到了几分:“有几位是前些天随无剑去接你的,累了些。”

    看那个噩梦里的浮生梦妖男冠女冠都快看吐了好吗,一样随着无剑一起去但在备战位的真武表示那些脸看的实在腻味。

    天罡心里突然感受到一丝愧疚。

    转身来到柔院,迎面撞上剑冢里唯二的女娃娃。

    “真武道长早上好,哟,新来的呀,真可爱,”合欢弯弯眼眸,“要不要吃糖?”

    “……不,不用了。”

    “柔院的起的不是太早,别说他们,”真武小声给天罡科普,“大部分是傲娇,还不少使毒,合着阴院的冰魄也是。”

    少惹柔属性的,天罡总结了下。

    阴院的小伙伴们都起的挺早,大早上的也都起来了,空无一人。

    真武简单带天罡看了看就准备去阳院。

    “咦?这位是?”忘记带东西的峨眉匆匆忙忙从厨房跑回房间时看到了天罡。

    “新来的天罡道长,全真的。”

    “哦哦,那好,晚上开个迎新宴吧!”啪嗒啪嗒跑远了。

    阳院的房间明显比其他院多了好几个,这不符阴阳调和。

    “为什么阳院的房间会多这么多?”天罡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真武沉思片刻:“可能是无剑命里缺阴柔刚吧。”

    “阳院有不少异域人,脾性有些怪异之处就别与他们争执,”真武指了指前方,“你的房间与吾的相邻,有问题可以来问吾。”

    “那另一边是?”

    两人定睛一看,真武带着天罡转身就走。

    无剑怎么安排的房间,让天罡浮生做邻居是想把阳院拆了吗?

    无剑:昨天太晚,临时安排的啊哈哈。

    无剑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真武带着天罡在无剑门口晃了一下便远离开来:“无剑怕是又补了一个晚上的作业。”

    “作业?”

    “一种人神共愤的东西,为了接你无剑几天的作业全没写,”真武叹气,“也不知无剑能不能在猝死前把作业写完。”







(其实我还没接到天罡宝宝)(总感觉要打成天线宝宝)(还差十三片)(加油)(要死在作业堆里了)(感觉自己新宝宝来的时候都是真武带着一日游)(咦?)




去年国庆肝的!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