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杨柳岸

冷cp专业户本人了,去年der!

全程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cp向有点迷 垃圾小短文

柳叶x越女

    大漠上雁啼四起,平日极其嚣张的骤风今个也消停下来,怕打扰了大漠上那一行归乡的人。

    漫漫黄沙,阵阵驼铃,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喜的笑容,似是下一刻就能回到故乡,但又有些许不舍,不舍这里的兄弟,但细细想来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缘日后自会相遇,脸上又多带了几分潇洒。

    越女捧起一抔黄沙,任它从指尖滑落,真像时间一样,曾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如今倒是觉得在大漠上的时光就像这流逝的沙一般快,转眼间就看不到大漠上的辰光了,轻轻叹了一声。

    “越女姑娘,启程了!”同旅的人高声提醒了越女一句。

    越女欢快道:“好!这就来了!”

    再见了,大漠中的辰光,再见了,此方兄弟。

    抵达长安,众人喜极而泣,终于又回到中原了啊,眼前的景象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街边卖茶水的如今也换了人,嗓门倒不逊于之前那个。

    众人在这茶摊稍作休息,痛痛快快吃了几碗茶,便又抱拳告别,各奔东西。

    “越女小妹如今想去何处呢?”最后只剩几人坐在茶摊,想必都是长安人士了。

    越女略略考虑了一下:“去哪吗?我想回江南看一看,想必江南如今更美了呢!小妹现在也要出发了,各位大哥后会有期!”

   “有空再来长安看看我们这些老骨头啊!”

    越女跃上马,回头爽快一笑:“好!”一拉缰绳,便南下去。

    一路好景不断在眼旁掠过,不断提醒着越女,江南近了,更近了。越女心里愈发欢喜,但又却有些紧张,不知这紧张之感何处而来。

    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的。

    扬州运河旁杨柳依依,清风拂来荡起柳枝,似是在欣喜越女归乡。

    越女驻马赏柳,眼一望,看到那柳树荫下立着一人,这一眼可真真了不得,待那人转过身,越女与他眼神相撞,仿佛跌进他温柔似水的眼眸。

    扬州城外一人马上,一人立杨柳岸,清风一同带起他们的发丝,缘定此生。

【梦境】

   “越女来来来,”无剑拉过越女的小手,“带你看个有趣的。”

    路过的倚天:我看见你偷偷摸了两把越女的小手了,还笑成那样,辣眼睛。

    越女莫名其妙被无剑拉进小院,看着无剑掏出金叶子。

    无剑对她笑笑:“当时你可是浅思出来的,没见过这样的方式吧。”手一挥,大把金叶子向阵法撒去。

    眼前一道道蓝光闪过,出来五人都不是越女旧时所识,越女也不沮丧:“这么多哥哥姐姐,小妹有幸……”

    蓝光后转出最后一人,越女话未说完便呆愣住。

    “在下名为柳叶刀,曾随主人闯荡南北,在江湖上……”话毕看向越女,“脸怎么红成这样?莫非是喝酒了?”


(当初第一眼看还以为越女是柳叶女体眼瞎到一种境界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