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江湖年少

预警 私设如山 ooc 无剑x独孤 文笔连小学生都不如 架空

    窗外热闹至极,正值元宵佳节,还未落日就迫不及待得点上了花灯,映着落日的余晖,花灯就像那点点荧光,不醒目却又不会忽视它们。随着夜幕降临,花灯越来越璀璨夺目,街市繁闹起来,从高处看去宛如一条火龙。

    已经下山一年多了啊。手指轻轻点着窗沿,半闭眼眸,不为人间热闹景象所动。

    寒风凛冽,却丝毫没有浇灭人们的热情,独孤静静地看了一阵这元宵景象。

    “好酒,好酒!”身后突兀地一声传来让独孤心底一惊,自出师下山以来,少有敌手,此人无声无息地来到自己身后,想必武功在自己之上,况且这人是敌是友尚不知,背后不禁冷汗发出,大意了。

    “这么紧张干嘛,来来来,快来一起喝。”身后的人似有些不耐。独孤转过身去,见那人一手抱着一坛酒仰头灌着,一手却拿着自己的剑,手猛地一握,稳稳心神:“阁下是何意?”

    那人抹了把嘴,扬了扬手中独孤的剑:“你说这个?我就看看,说实话,这可是把宝剑啊!”

    近日江湖上传闻有人喜盗神兵利器,想必就是这人了,但是……独孤澄清道:“此剑虽是某的心爱之剑,但担当不起宝剑二字,此剑是从一个破烂铁铺买来的,五两银子。”

    别提五两。

    无剑有点维持不住笑容,嘴角开始抽搐。

    一旁的独孤还打算接着往下说,被无剑急急打断,将剑抛与独孤:“还你便是,真不过来喝酒?”

    独孤谨慎地坐了下来。

    “怎的?怕我下了毒?”无剑哈哈大笑,“毒你个小孩子可没意思。”

    “阁下是何派弟子,某不曾记得惹怒过名门弟子。”独孤深锁眉头,问到。

    好一个难题,无剑半张着嘴,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两圈。谎话在一刹之间想好,不如就说是他的剑灵吧!反正小青光还没苏醒。

    “哎,独孤你有没听说过剑灵?”瞅着独孤脸上震惊之色无剑撇撇嘴:“万物皆有灵好不好,哇,不信吗?”

    无剑张开双臂,挑眉道:“不信你拿剑过来刺刺,刺得到算我扯谎。”

    笑话,我自身为一缕剑气,能有剑能刺到我才怪,无剑暗暗发笑。

    独孤提起剑就是直直向无剑捅去,眼睁睁看着剑尖穿过无剑胸膛却没带出半分血,心下惊疑不定:这世上还真有剑灵这种生物?

    一剑不成,独孤便收了势,看着对面笑着自称剑灵的无剑问道:“阁下是……某的剑灵?”

    “不然呢?”无剑抛了个媚眼,可惜抛给了瞎子看,独孤一脸正直的看着他。“你这么小咋这么无趣!来来来,喝酒!”

    “某还未加冠。”

    某些原则上还是死都不越雷池半步,没想到小时候就是这样啊。

    “那好吧,我自己喝。”无剑饮了一口,突兀问道:“独孤,我们下一站去哪啊?”

    独孤没想到无剑会扯到这个话题,随口就应了:“某想去名剑大会。”

    “名剑大会啊,离着挺远的哟,我昨天听人说是在半年后就开始了吧?那得赶早点走喽。”无剑叹了口气,“可惜了这长安好酒,错过这次就喝不到啦。”

    “某下次再来。”独孤暗暗思寻自己的剑灵怎是个爱酒的,酒常误事,不好。

    无剑听着这一声声阁下和某有点难受:“我名无剑,别称什么阁下的了,我与你必要终日相伴,这么称呼多生疏啊,不过,也可唤我……阿无。”

    依稀记得那人独自站在山巅,迎着晨曦,自己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孤寂的背影忍不住叫他,怕他就此仙去,他回头,背着光瞧不见他脸上的神色,只听得低低的一声:“阿无……”

    回忆一闪而过,幸好的是找到他了,不是吗?

   

   

(“哎,独孤你有没听说过剑灵?”“不玩”全剧终)(纯属瞎编)(不想填这个坑好难填啊)





    “再往前走百里便是洛阳城,”独孤看着身旁恹恹的无剑,“……剑灵都是这样的吗?”

    无剑蹭一下跳起来:“是我比较聪明!”

    独孤偏头看向前方,掩去嘴角一丝笑意:“咳,快些走,天黑应该能赶到。”

    最终还是没有在闭门前到达洛阳,在城外的城隍庙歇下了。

    初春的寒气丝丝透入衣服,纵然独孤常年习武,也觉得有些寒冷,无剑便出去转了两圈。

    火有些不够,跳动的舞姿一点一点低了下去,寒气愈加逼人。

    “独孤独孤!出来开个门!”无剑略带欢快的声音从庙外传来。

    拉开门,清冷的月辉下无剑抱着一些木柴,笑意盈盈看着他,即使冷到眉梢和头发已然覆上一层薄薄的霜。

    等了半晌,无剑感觉有些不对:“独孤你别挡着门啊,我手都要抱酸了啊,快让我进去。”

    火势重新旺起,驱散刚刚围过来的寒气,无剑把手放在火上烤烤,觉得浑身舒坦了些,撇见一旁独孤沉默不语,心下有些慌:“那个……虽然你经常说万物皆有灵,我这些木柴可是砍那些已无生机的树枝的……”

    他何时说过。独孤眼底晦暗不明。

    “歇下吧,明天进城。”独孤简单清理了下地面,侧身躺下。

    说到洛阳无剑的兴致明显就提了起来,奈何独孤却没想和自己聊的想法,一肚子话无处可说,最后憋出一句:“洛阳的珍珠红可是一绝,明天可否一起去尝尝?”

    无人回应,无剑想了想,也是,独孤他还没及冠不会喝酒的,便迷迷糊糊地躺下睡了。

    半梦半醒间仿佛听到了一句话。

    好。

    洛阳平时便是热热闹闹的,这又开了名剑大会,随处可见一些剑客抱剑行走,酒肆中传来爽朗的笑声,引得几片白云好奇,飘在上空观看。

    独孤给了块碎银子,拿过客房门牌,转头欲唤无剑上楼,却看见无剑在和桌旁的一个剑客勾肩搭背,可能是目光太过专注,无剑感觉背上有些凉嗖嗖的。

    攀谈一番后,无剑便对大会有些了解,不似自己所想,原来是愿意参加的剑客投入名字,抓阄而定比对者,最后的擂主还要接受三场挑战赛。

    也许是自己从未出剑冢,外界的事独孤也甚少与自己讲过的缘故,无剑暗暗想着。

    套完了话,无剑转头看看独孤开房开好没,眼睛正对上独孤的。

    好像……真的好像,终究还是看不出一丝情感,读不懂他。

    失神不过一瞬间的事,晃晃脑袋回过神,想到了刚刚听到的消息,眼底浮上些细碎的笑意,大步走到独孤身旁勾住他的肩。

    “嘿,想不想知道这次的噱头是什么?”无剑笑嘻嘻地问道。

    “……不知。”

    “是紫薇软剑!”无剑压低声音答道,“天下至柔之剑!”

    独孤听到名字时有些动容。

    一旁的无剑还在小声地解释:“独孤你修的是至刚之道,这紫薇软剑刚好可以供你想出克敌招数啊!”

    “某会尽力而为。”

    无剑听到这句应允便知独孤认真起来了,眼底细碎的星光更加璀璨,真不知道小时候的紫薇到底有多可爱呢!


(我到底在想什么系列)(写的啥玩意这)

坑着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