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来自无剑充满爱意的糖?

全员幼体 某的恶趣味吧大概 重度ooc ooc ooc 万圣节就这么过了吧 思维混乱 脑子被同桌掏空 幼稚园写作 写的时间断断续续所以看起来很尬 全是瞎编 本来要写号里的全员x 结果…… 非酋的号 那几个串门的不算 表白一下全员♡ 他们都超————可爱!





【曦月刀】

    “不给糖就捣乱哟!”曦月摊开双手笑嘻嘻道。

    笑得倒像个太阳。

    无剑:“你平时就很捣蛋……好吧,别眨眼了,给你给你。”

    无剑抓了一把糖放在曦月手中,可惜手太小,有几个快漏了出来,曦月赶忙塞进口袋里,放好了糖却还没离去。

    无剑挑眉:“还想要糖?不行喽,一人只有这么多的哦。”

    “不是不是,你下来点。”曦月招招手。

    “怎么,有什么小秘密要和我说?”无剑带着一丝笑意低下头,怕是这小子又要和自己扯谎。

    “啾——”还真是意料之外。


【真武剑】

    “想不到小道长你也来讨糖啊?”无剑拎着糖袋看着前面堵着自己的真武。

     真武抿唇沉吟片刻:“吾不是来讨糖的。”

     无剑蹲下来与真武平视:“那小道长你堵着我干嘛呀?我可是要给其他人发糖的啊。”

    真武默默从袖口中掏出两三颗糖,可能是手掌太小抓不住更多,只能抓两三颗糖的手伸向无剑:“这糖……给你,还有……节日快乐。”


【柳叶刀】

    “不给糖……也不捣乱。”柳叶歪着脑袋盯着无剑手里的糖袋。

    小孩子嘛,还是嗜甜的。

    无剑蹲下来与柳叶平视,弯起眼眸:“还是柳叶最乖了,来,张嘴。”

    投喂柳叶的无剑心满意足,吃到糖的柳叶也心满意足,从身后掏出一卷画来:“这个送给你,想必会比较适合节日气氛。”

    无剑大胆地拆开看了,又默默卷了回去。

    你是怎么用最清淡的颜色画出最恐怖的画的?


【那迦】

    “Trick……or……treat……的!”那迦磕磕绊绊得说完这句话。

    无剑有些惊讶:“看来只有那迦认真去学了这句话呢!那得奖励那迦,多抓一把糖给你?”

    “不,不用那样的。”那迦形影不离的那条蛇露出来吐了吐舌,那迦指了指它:“多给它一个就好了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呀,给多少都行呢。”


【龙骨寒星】

    “龙骨,多运动运动,身体才健康,比如说出来捣乱。”说真的,无剑巴不得龙骨出来捣乱。

    “不要,也不要糖,”龙骨瘫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只要枣子就够了。”

    下巴被无剑掐住,往下一拉,塞进一颗糖。

    “枣味的,还不错吧。”

    龙骨腮帮动都不动,直视无剑,一副我不动你又拿我怎么办的表情。

    “剩下给你的就放在这里了,果然指望你讨糖还是不可能的啊。”

    无剑走远后,龙骨嚼了嚼口中的糖。

    味道还挺不错的。


【天罡剑】

    果然在勤奋练剑,无剑默默看了一会,天罡提着比他人还高的本体在后院的小角落里挥舞,可能幼体原因不一会就累了,跳上一旁的石凳休息。

    说实话,天罡应该会正正经经扮个一点也不吓人的鬼来讨糖符合节日气氛的啊,无剑暗戳戳地窝在回廊角落想着。

    “嚯——”无剑拍拍屁股准备起身时,上方投下一片阴影,无剑仰头一看,好大个南瓜,雕的眼睛和牙齿平平整整的,一看就知道是谁人手笔。

    “Trick—— or—— treat——”

   

【浮生剑】

    “要糖——!”一只棕绿色的团子踉踉跄跄跑过来,快到无剑眼前的时候被绊了下,整个人啪叽摔到了地上。

    无剑有些好笑,蹲下拉起这只团子,给他拍拍灰尘:“幸好没碰伤。”

    瞧着棕绿色团子的小脸蛋无剑心中起了些逗弄的心思,藏起了原本在糖袋里的糖。

    “要糖呀?可惜了可惜了,”无剑掐掐一脸茫然的团子的脸蛋,把空的糖袋打开给他看,“喏,你来晚啦,我的糖发完啦!”

    小脸蛋顿时浮上失望的神色,踌躇开口:“你……你肯定还有!只是不想给我……我可不可以用叫花鸡换几块糖吃呀?”

    无剑愣了下:“好啦!浮生你别扮绿竹了,我看出来了,”揉揉浮生的头,“撒娇卖萌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好啦好啦,还有糖的啦。”

    “你早就看出来了!”棕绿色的团子瞬间换成了白棕色,倒显得更可爱了些,摊开手:“糖!”


【独孤family】【加一只雕】

    傍晚门外哐哐哐得作响,门大概要被敲碎的那种,幸好当初没偷工减料,无剑感叹了一声抓起一麻袋糖去开了门。

    一瞧,嘿,好家伙们。

    面前晃晃悠悠地站着只幽灵,白白的还挺可爱的,幽灵挖了两个洞作为眼睛,但俩个洞有点大,露出两个团子的双眼,而且这幽灵背后还有翅膀,翅膀?这样一看就颇吓人了。

    无剑觉得有些有趣,多看了几眼,就几眼的功夫这幽灵就维持不住形态了,毕竟都是小团子,臂力不怎么好也属正常,眨眼功夫,幽灵变得奇形怪状,有点像毛毛虫。

    塌了的幽灵遮不住后面的神雕,神雕也有点懵,这是啥?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终于挣扎爬起掀开白床单的四只团子有些狼狈,无剑倒是在他们挣扎时想了一个问题:紫薇是怎么被骗着答应和他们一起来讨糖的?

    果然挣扎出来的紫薇一脸嫌弃地把脸转到一边,木剑玄铁青光直直盯着无剑,仿佛要把无剑盯得烧出个洞来。

    不给糖的话!你就等着过上鸡飞狗跳的日子吧!

    “好好好,来,五人份的糖。”无剑憋笑。

    显然身上是装不下的,大概只能用那白床单了。

    无剑刚将床单扎成一个大口袋,正往里面准备装糖时,玄铁猛一拍头:“哦对了,我也给孩子们准备了糖啊!这可是我用药材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倚天屠龙吃了肯定身体倍儿棒!”风风火火地跑进里屋去。

    无剑觉得自己又要修房子了。

   

【全真双花】

     很礼貌的三声响,听起来是乖孩子来敲门了。

    一打开门,无剑眼角一抽。

    归一还能明显看的出来,但他身边那位……虽然说能猜到是秋水但看上去也太恐怖了吧!

    秋水拉开骷髅全身套的拉链,应该说是脖子上横一道过去,脱掉了骷髅图案的帽子挥挥脱帽子时沾上血浆的手:“好久不见呀!”

    “……是好久不见了,进来坐坐?”

    “不了,还想去别家转转,”秋水笑笑,掏出两小袋糖,“有劳把这两袋送给师侄们,谢谢。”转头哼着小曲领着归一走了。

    无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飞燕银梭】

    这位大早上就爬起来进厨房捣腾,天没亮就窜了出去,无剑还是在早上去叫起床的时候发现飞燕没了。

    习以为常的无剑:大概是去隔壁灵蛇那……了吧?

    平时这孩子就一直在盼着他家尊上,可惜了,无剑非。

    上次切磋的时候刚好碰到对方战场上的飞燕有尊上,技能就不要命的全往对面飞燕身上丢,打是打赢了,伤落了一身,回来时眼眶都是红的。

    飞燕来境里也许久了,而且一直是刚队扛把子,邀协战时也喜欢邀灵蛇,无剑幽幽叹口气,真是亏待他了。

    但是灵蛇又没有本打!愁苦。

    等等,隔壁家好像……昨天抽到飞燕了来着?

    哦,要完。


【晚间】

    可能是因为过节吧,天色是逐渐黯淡,也托出南瓜头里的灯明亮起来,登上夜晚的舞台,晚风为它们喝彩,月光下南瓜们露出了凶恶的笑容,呼啦啦的风给他们配音。

    “少了两个,”无剑数着人数嘟囔着,“浮生和飞燕去哪了?”

    有点不放心,无剑披上外衣。

    飞燕正蹲在他房间窗子下面,身边还放着一个大包袱,靠着包袱蜷缩在那边,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没人。

    无剑静静站了一会,柔声:“回去吧,外面冷。”

    “别人家的飞燕都有尊上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尊上啊……”声音闷闷的。

    无剑:是阿爸没用!阿爸争取早日请到你家尊上来陪你!心疼.jpg

    浮生坐在庭院里,暖色调的小团子着实醒人眼,但无剑寻到他时,浮生背对着无剑肩膀还一耸一耸的,无剑上前一看,却是浮生红了眼眶眼泪也止不住往下掉,还未等无剑开口询问,浮生含含糊糊先开了口。

    “秋水撕书四不四很讨厌窝……”浮生摊开手交出了祸害之源,“都缩四文案要求的了呜……”

    无剑借着月光瞅了两眼糖,闻了闻空气中蔓延的气味,嗯,好清新的芥末味。


【齐眉棍】

    “多给你颗最好吃的,”无剑捏捏卡池里小齐眉的脸,“要快点到我家哟!”

(怕是托儿所x不敢回头再看一遍x)

2017.10.31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