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处男揪住了一撮毛

又名,张楚岚:我要被小师叔打死了怎么办

私设如山 重度ooc 越写越崩 小段子 意识迷糊 无头里 词穷 沉迷狐狸无法自拔 还在努力补一人 乱七八糟没有逻辑上课瞎想 画风诡异是因为时间间隔有点长忘了 事实证明熬夜伤脑子
狐狸没有原因

“此乃我师祖于四十九年前与一狐妖大战九九八十一回合终于制服那畜生后所得的天地玄光五彩石!不是99998,也不是9998,只要998,这位女施主……”

“怎么上回罗天大蘸的和尚还在这?”张楚岚目瞪口呆一边感慨和尚的毅力一边把宝儿姐拖走,“这玩意我能给你弄个两百串来,宝儿姐走了走了。”

“不许反悔哦。”恋恋不舍的宝宝还在回头张望那和尚……手里的石头。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老天师还在可爱的剪刀手。

等到记者散去,张楚岚凑上前笑嘻嘻打招呼:“师爷,好久不见啊!咦,小师叔也在啊。”

“谁……”张灵玉自然没给张楚岚好脸色看,不高兴从牙关里蹦出来,但顾忌老天师在场,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吞回肚子里。

老天师看到张楚岚倒是高兴的很,嘴角也上扬了两分,直乐呵:“楚岚啊,一路赶来辛苦了,我先和市长聊聊。灵玉,带楚岚去休息会吧。”

“是。”

一直用余光偷瞄小师叔的张楚岚终于敢正大光明地对上张灵玉:“那就麻烦小师叔了啊哈哈哈……”

张灵玉扫了他两眼,挥袖留下句话:“跟上。”

晨时的雾气还未散去,流连于群山之间。

也是好久没见着小师叔了,张楚岚仔细打量着前面带路的人,感觉……胖了?错觉吧……小师叔这样神仙般的人能胖起来就见鬼了,但的确哪里怪怪的。

前方的人似是脚步飞快,衣摆轻微扬起,随时可羽化登仙的模样,山中白雾弥漫,衬得更像是不食烟火的仙人。

张楚岚最近练功有所长进,连带视力也好上几分,瞅到了衣摆上像是有什么东西,伸手帮小师叔拿掉。

张楚岚:?_?咋没揪掉?

张灵玉:嘶。

这一下可是揪住了尾巴尖,张楚岚毫不知情的力道激得张灵玉眸中丝丝氤氲,原本顺柔贴在头旁的耳朵炸起,眼中带着凌厉和难堪瞪向张楚岚,有些咬牙切齿:“放开!”

且不说张灵玉这带着水光的眸子有多大杀伤力,张楚岚感受到丝绸般手感,一时没回过神,悄悄又撸了一把毛。

尾巴本来就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被这么摩挲两下,仿佛细微电流窜进四肢,张灵玉眼中水汽更盛,身形不稳向后倒去。

张楚岚赶忙松开那作孽的手,手疾眼快接住了他仙人般的小师叔,撞进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眼里,迷了心神。

云雾缭绕,江海交融,万物灵气汇于此中,映出少年的身影。

张楚岚:好香!

张灵玉:师傅,我能不能现在直接打死他!




/宝儿姐:张楚岚那瓜娃子嘞?

评论(1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