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两百年也不想取标题

画风清奇
记波傻叼脑洞

我是一头狼,一只嗷嗷叫的野狼
一不小心迷失了方向
我想回到团长身边

正在向面前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类传达自己的意思,嗷了几声,但他好像没听懂
用爪子拼出了字
人类终于看懂了:“说实话我也不是太清楚,你可以去华山找找看。”

不是很懂这群萨摩耶和阿拉斯加是为什么这么喜欢在雪地里滚来滚去甚至在打雪仗
还看到了在龙渊洗澡的
野狼被吓得一激灵
觉得可能不是同一物种的,夹着尾巴溜了

武当这个地方也是个江湖奇迹
掌门据说是只得道的鹤
却收了乌鸦猫咪牧羊犬猴子做徒弟,只有小徒弟正儿八经是只幼鹤
师弟分别是金毛狼犬
说好的仙家风骨都是鹤呢

右拐了不得,一拐拐进猫科窝
就是黑了点
啊,那边那只油光水滑的黑豹真好看
长满了猫薄荷的暗香
这群猫养的兔子真肥
有只小脑斧每个月都有兔子吃
羡慕

小猫们的战斗能力太强了
被扔进了湖里
意外发现通到了云梦
好心的小鹿和鸽子们帮我接了骨
但是没钱付医药费被迫打了一个月的工
站在汤池旁边的我目睹了多种生殖隔离
害怕

少林都是人类
真奇怪
听说那个神医寮的湛海和尚喜欢撸猫
想推荐他去暗香天然吸猫场所
神医寮的反正不怕身上多几道痕不是吗
食堂的面很好吃,有个小和尚特地送了我一碗
就是没肉难受

听说武当之前的二师兄被骗到了金陵
我瞧瞧溜进去看了看热闹
一群侠客交了一大笔钱进去撸猫
顶着满脸猫爪痕一脸幸福走出来
真像吸毒现场
啧啧啧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