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楚萧】三杯酒 (中)

胡言乱语,ooc
没有逻辑,不是一次性写的,画风成迷,原本只是小段子
对,一开始只有中间那段,沉思



    楚遗风近来时常看见武当那小道士,缘分啊缘分,凑上去调笑两声,逗弄一番,实在有趣。

    小道士脸原是白了些,气恼起来脸上丝丝红晕倒使他添了些人味。

    不过这小道士的斩无极未免也太狠了些,再次从地上狼狈爬起的楚遗风拍拍身上的灰,随手采了根草叼着想到。

    耳旁一道声响,楚遗风眼神一凛,手往声响方向一抓,抓住了一团灰扑扑的东西,可能是抓痛了,乱叫两声。

    楚遗风将那团东西抓近,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灰团又不满地叫了一声。

    最后硬着头皮在被掌门的小飞鹰啄的满头是包的情况下读完了掌门的信。

    “去武当友好交谈?别吧,可不被他们扣在那当杂役,”楚遗风摇摇头,含含糊糊道,“也不知道掌门怎么想的……嗷!疼!停停停!掌门说的都对!别啄了!”

    灰团满意地停下了啄楚遗风脑袋的喙,在楚遗风肩上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梳理羽毛去了。

    楚遗风吐了那根草,掏了根小炭块胡乱往信背面涂了两笔表示自己知道了,一把抓下肩上的灰团,果不其然,那灰团对着他的手就是一下。

    “嘶——,小祖宗,平常我也有喂你啊,你就这么对我吗?”楚遗风有些忿忿不平,但还是撸了两把灰团的毛,拿了颗零嘴给它,“快些去,不然掌门等急了。”

    听到掌门两字,灰团眨眨小黑豆般的眼睛,只窜云霄。

    “掌门也真是,外交带我还不如带小梅花。”楚遗风等那灰团飞远才挠挠头嘟嚷了抱怨。





    武当还真是有钱,楚遗风被金碧辉煌的金顶闪瞎了眼。

    震撼归震撼,礼数还是要做全的,向武当掌门行了礼,却没想到武当掌门身后跟出个眼熟的人。

    “小道士?”

    萧疏寒也万万没想到平日那个总爱调笑自己的少侠竟是华山弟子中的翘楚————清风剑楚遗风。

    “楚道友,”萧疏寒板着脸正经道,“别来无恙。”

    “你你你就是那个武当天天闭关的少年天才萧疏寒?”楚遗风歪着脑袋仔细将萧疏寒上下打量一番,“不像啊……”

    “嗷!”被自家掌门对着后脑勺来了一下,楚遗风安分了,嘴角挑着笑,眼里却带着几分认真道:“萧道友,好久不见。”

    萧疏寒见过调笑自己的楚遗风,逃命时的楚遗风,却是第一次见到楚遗风如此认真的模样,心跳乱了一拍。

    更何况楚遗风目光如炬,仿佛直直烫到心底,烙印在心脏上。

    “一别几年,疏寒贤侄也长大了啊,”华山掌门笑看着两人,扫了眼武当掌门,“你我都不复当年了,幸好小辈们都能接下担子了。”

    “还需磨练。”武当掌门低声回了一句。

    听俩派掌门互相客气来客气去,好生无趣,楚遗风瞅瞅正襟危坐的萧疏寒,撇了撇嘴,将视线移至一旁,嚯,好肥的乌鸦!

    红烧,清炖,烧烤……各种吃法在楚遗风脑内滚了一遍,楚遗风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饿。

    那武当神鸦可能是感受到了危险,扑腾扑腾四散开找武当弟子讨要零嘴吃。

    楚遗风有些遗憾,突然猛的被华山掌门一掌拍在背上:“是不是啊?遗风?”

    掌门您笑的有点咬牙切齿,我不过走了会神而已……楚遗风脑内开始疯狂运转,搜肠刮肚想着武当的好话,没有。

    抬头随口回了一句:“武当的桃花很好看。”

    没什么优点了嘛。

    对面的武当掌门哑然,萧疏寒似乎也愣了一下。

    由于楚遗风正对面就是萧疏寒,这一抬头倒是与萧疏寒对上了眼,楚遗风无视了自家掌门在自己背上拧了一把痛的要死的现况,神使鬼差自己接了自己的话。

    “武当的人也很好看。”

    萧疏寒瞬间就恼了,这人,这人平日贫嘴也忍忍过去了,这在长辈面前居然也这么不正经!

    气得发抖地捏了个斩无极的起手式,送楚遗风去与太和桥脸贴脸去。

    半盏茶后,楚遗风成功从太和桥回到了金顶,金顶却只剩下了萧疏寒。

    “小道士,我们掌门呢?”楚遗风一看长辈们都不在,笑嘻嘻欲揽萧疏寒的肩。

    不料萧疏寒一晃身,躲开了楚遗风的动作,站定在另一边,声音清冷道:“贵掌门与家师去后山讨论武学了。”

    萧疏寒无意站定的地方,正是那桃花盛放之地,那幅画面定格在楚遗风脑海里,直至他在幽谷中还能想起那天的小道士有多好看。

    萧疏寒看着楚遗风的嘴张了闭闭了张,反反复复多回却没蹦出一个字,心下疑惑,但提防楚遗风贫嘴,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捏起了剑诀。

    楚遗风似下定决心一般开口道:“小道士,听闻武当算卦厉害,不如给我算一卦?”

    话出口就懵了,楚遗风眨眨眼,刚刚想的不是这个啊,刚刚……在想什么来着?

    萧疏寒也没想到楚遗风会问这个,散了剑诀,掏出签问道:“算什么?”

    “真能算啊,”楚遗风思考了一番,“算姻缘吧。”






/
    “为什么当时你看见我不觉得我是萧疏寒?”

    “天才一般不是拿鼻孔看人吗?哪里会像个小冰块似的。”


    那一天,道长们看到了从天而降的一只华仔。

    还钱来——————!!!

    (ーー゛)等等,为什么华山武当俩掌门要去后山讨论武学?试图哲?学?划掉,没有,没有。

    完了,这画风怎么诡异了起来,不行,要掰回来。

    (又是一个被萧小道士迷了眼的蠢货,凉了,拖下去吧。)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