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苍生

狂奔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段子




乱七八糟 毫无逻辑

没忍心打下暗all






【暗云】

    “暗香,你脸上刚刚划了道口子,不医治的话会留下疤痕的,”同队的云梦提着灯笼急匆匆过来,“女孩子留下疤痕可就不好看了。”

    与这暗香搭队也有些日子了,但怎么也看不到暗香围巾下的脸,心里像有只幼猫的爪子在挠,想看。

    平日无论下副本盗墓贼专盯着暗香奶,云梦良心天地可鉴,是真的很想看看暗香长什么样啊,在第一百零五次试图怂恿暗香取下围巾后发出的感慨。

    云梦,掌门弟子,原有爱好是陪掌门睡觉,现爱好是暗香的脸。

    暗香靠在墙角看了她一眼,目光撇向一边,眉头紧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暗香一向话少。

    终究云梦按耐不住,扯了扯暗香的围巾,却没想到轻轻松松便扯了下来。

    先前战斗时暗香无数次避开boss的致命招式,人没什么事,这围巾倒是遭了殃,不然也不至于被云梦一扯就掉。

    脸上迎来微凉的风,暗香有些慌乱瞪了一眼云梦一眼。

    云梦长在姑娘窝里,什么天香国色没有见过,面前的这张面容却让她失了神,更别说暗香瞪的那一眼的风情。

    暗香看着云梦有些傻愣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但又似想起了什么,耳朵尖冒了红,抿紧唇。

    “暗香你可真好看……唔?”云梦还没完发表自己的感慨,世界就由亮到暗,后背抵上墙,灯掉了便咕噜噜滚远了。

    暗香一翻身反客为主,将云梦逼至角落,一边膝盖拦住云梦退路,将云梦困于双腿之间,左手一个擒拿将云梦双手按在墙上,右手挑起云梦的下巴。

    云梦这下整个世界只剩下暗香,略扬起的眼角犹如暗香锋利的孤月刃,直直往云梦心里头刺去。

    与暗香对望,只看到墨色瞳里满眼的认真,和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

    见暗香双唇微张:“嫁我。”





【暗武】

    武当最近觉得时常自己背后阴风阵阵,这不,又搓了搓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武当一怕打雷二怕鬼,尤其是现在黑灯瞎火的江南郊外,嘴里哆哆嗦嗦念了几句福生无量天尊,急急向着前边的城隍庙赶去。

    凑巧,武当刚生完火,外边噼里啪啦砸下了雨,外边冒雨窜进庙里一个被淋湿的不幸儿。

    “谁!”武当紧张地按住了放在一旁的剑匣。

   “是我。”那团黑影轻声道。

    武当分辨出是熟人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是暗香啊,身上都淋透了,进来烤火吧。”

    “好。”暗香摘下斗笠走近火堆,很温暖。

    春寒料峭,若是穿着湿衣服过个夜,明日可保准去大夫那报道,武当思索了一番,取出了包裹里的备用衣物道:“暗香,会着凉的,换上吧。”

    暗香愣了一下,也不推辞,点头将衣物接过来,就扒开衣服直接换了。

    纯情小道长受到来自敌方的一万点暴击,血槽清零。

    用自己最后仅存的一点意志力迫使自己转了个身,心里囔囔着无量天尊,眼前却重复上映暗香的肉(ーー゛)体,最后将冒烟的自己埋在了自己的手掌里。

    “好了,”暗香顺手将被淋湿的衣服挂在自己临时搭的架子上,“道长,过来些。”

    暗香的声音温柔低沉,直撩人心房,武当听得耳朵一阵酥麻,听话地挪了过去。

    或许是换上了干净衣服后,原本包在雨水里的血腥味飘散出来。

    “你受伤了!”武当紧张起来,伸手就想去拿包裹里的伤药,手被暗香抓住,听得暗香道:“无妨,我自己有。”

    武当刚想反驳什么,老天偏偏不称他意,一声春雷落下来,砸得武当哑了声,整个人抖了一下。

    “你怕雷?”暗香感觉自己手中握的手腕温度下降,似乎还抖了一下。

    武当勉强稳住颤抖的声线:“没有!”女孩子家家才怕的东西,怎么说也不能让暗香知道。

    暗香嘴上没有质疑,换了种坐姿,反手一捞将武当圈在怀里,把武当捂在耳朵的手掰下一只,自己的手贴上去,另一只手在武当手心里写字。

    武当按下慌乱的心神,努力分辨暗香写的字。
   
    没有那么多东西,你的背后只有我,别怕。



@奕初玥 (ーー゛)

评论(1)

热度(55)